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为什么我身边都是奇奇怪怪的女生】(58-63)

               第五十八章
  「上集预告,黑川学长和部长恩恩爱爱的两人的世界终于插入了第三者,最
让人可恨的对方竟然是一名女生!这个世界上唯有男男才是真爱,才是人类发展
至今最为真确的真理。为了保护这个爱之地,为了保护两人的爱情不被邪恶的异
性恋给玷污,所以黑川学长转受为攻,向着部长发起了猛烈的爱的攻势,保护两
人爱的结晶不被受到伤害,究竟最后的结局会这么样!我一定会永远支持黑川学
长和部长的爱情的……唔啊!」
  「预告你个头!别趁乱又在这说这种乱七八糟完全腐烂的话!」崎人没好气
的给了旁边莫名其妙说了一大堆话语的香川有子脑袋敲了一下,将她的话语打断,
转化为痛呼声。
  有子自然下意识的抱着自己的脑袋,带着哭腔一边发着痛呼一边对着崎人抱
怨道:「黑川学长,我的构思正到了最精彩的地方,不要随便打断我……啊啊啊
——」
  「我觉得你的脑袋真的该送去清洗店里面仔细清洗一遍,并且放到太阳底下
晒个透顶,才能将你的腐烂味清除干净吧!」崎人用着双手用力的钻着她的脑袋,
开口冷漠的说道。
  「黑川学长你这个腹黑攻啊!!怎么可以对一个女孩子说有腐烂味这样的话
啊!」
  「你先给我有正常女孩子的行为举止再说!」
  可以说这样的一幕,是属于灵异调查部里面司空见惯的事情,所以作为部长
的小鸟游真莱不仅没有要阻止两人互动行为的意思,反而双手托着下巴笑眯眯的
看着眼前的一幕,就像是通过这样的日常来打发平时无聊的时间一样。
  不过相比起过去,现在的灵异调查部的部室之中还有着不同的地方,那就是
在部室的另外一边的角落里面正坐着一名黑色长发少女,手中捧着一本书本,似
乎是在认真的看着上面的内容。
  这位少女自然是新加入灵异调查部,成为其中一员的相叶遥江。
  似乎是感应到这边的目光,遥江抬起自己的脑袋,面无表情的看着这边打闹
的场景,随后才将目光转向到作为部长的真莱身上,带着认真的语气说道:「小
鸟游前辈,这里为何没有布置相应的防御结界,恕我冒昧,仅凭借着前辈你自身
的灵力,我想随便厉害一点的妖怪就能成功将黑川同学掳走。」
  「哈哈……」被一个一年级的女生这么直接的说出自身能力弱的话语,真莱
脸上的表情还是忍不住僵硬了一下,只不过他也没有反驳什么,毕竟对方说的也
都是实话,脸上尽量露出如常的笑容,双手合掌说道:「这不是有了相叶学妹你
吗?只要有你在,我在旁边喊加油就行了~ 」
  只不过遥江对于真莱现在的玩笑话却继续露出了认真严肃的表情:「小鸟游
前辈,你这样随意的态度,在以后和妖魔作战之中绝对会成为致命的缺陷,我希
望你能够认真对待。」
  「唔……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不跟相叶学妹你开玩笑了!」被遥江那认真
充满气势的目光紧紧盯住后,就算是一直以来都是我行我素的真莱也不由的露出
了尴尬的笑容,连连摆手慌张的说道,「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将一张灵符给了小
崎崎作为护身符,如果只是一般的妖魔鬼怪的话,我想这也足够让他有自保能力。」
  「灵符吗?」听到真莱的话语,遥江将目光重新落到了崎人身上,双眼之中
蓦地腾升出白色的光泽,不过很快的消失不见,点了点脑袋说道:「这张灵符的
威力对付普通的妖怪已经有足够的伤害性,不过这里面浓厚的灵力我想并非是前
辈你的能力吧。」
  灵视能力吗……看到刚才这一幕,真莱心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灵视能力倒
不是什么稀缺的能力,只要是属于灵能者,基本上就知道如何使用灵视的方法,
也就是将灵力从身体内部调到双眼上,让本来就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灵能者,
对于灵力亦或是妖力等元素能力观察的更加清楚。
  之所以真莱会感到惊讶,完全是因为对方能够如此轻松随意的收放灵视能力,
并且在一瞬间就能查探到崎人放在身上灵符的能力强弱。不过在仔细想想,这又
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对方身上蕴含的灵能力比自己要强不知道多少倍,甚至
可以说光是灵能力比自己的母亲要更为强大。
  收起这样的心思,对于遥江的问题,真莱也没有隐瞒,自己的实力反正对方
心里也清楚,没有什么可以值得隐瞒的,所以点了点脑袋说道:「这是我拜托妈
妈制作的灵符,相比起我来说,当了几十年巫女的妈妈的灵能要强大许多……不
过就算如此,还是比不过相叶学妹你的灵力啊!」
  听到真莱最后一句如同感叹的话语,遥江的眼中的色彩却低落了几分,如同
自言自语一般低身的说道:「这样的能力也只会带来灾难而已……」
  「灾难?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之前两次我可是多亏了相叶同学,我才能够
获救!所以我不认同相叶同学你现在所说的话语!」这个时候,崎人不由带着非
常认真的表情说道。
  似乎对于崎人能够听到自己小声的自言自语而感到惊讶,遥江的目光微微闪
烁了一下,随后摇了摇脑袋说道:「不说这件事情。当初你们跟踪我的目的,我
想并非是因为我作为外来者的原因吧。」
  这回轮到真莱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遥江说道:「为
什么相叶学妹你会这么认为?」
  「因为如果单纯由于我作为外来者的话,一般不会选择偷偷跟踪,而是在学
校里面就把对方叫出来,而你们没有选择这么做,那么就证明你们心中对我怀着
顾虑。如果说由于我的灵能力的强度而产生这样的顾虑的话,这也不是什么合理
的事情,不然你们也不会轻易踏入到我的结界,并且中了陷阱。所以仔细考虑下
的话,就能明白你们有着另外的目的。」遥江一板一眼的将自己的分析说出口来。
  「没想到相叶学妹你不仅灵力强大,而且头脑还这么聪明!」真莱如同感叹
一般说道,随后将目光移向到崎人身上,似乎是想要对方来解释。
  真莱的意思崎人也能够明白,而且这也算是自己引发的事情,所以挠了挠脑
袋说道:「相叶同学,那只是发生了一些小误会,现在已经过去了,所以你不用
在意。」
  这件误会对于崎人来说真的不知道算是好事还是坏事,正因为这样的误会,
自己才能够和遥江相遇,让对方加入到自己的部门里面,这样自己的安全也能够
有了保障,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正因为这件事情,自己和绘乃之间的冷战达到
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峰,要知道之前对方虽然对自己表现的没好气,但是起码还会
和自己进行正常的对话,而现在自己回到家中,对方一句话都没看过口,如同当
做自己不存在一样,如果不是还需要自己准备晚餐的话,他还真的以为绘乃要完
全无视自己的存在了。不过就算是这样,每天家中的气氛都显得非常压抑和沉闷,
让他真的难受的要死。
  最让他郁闷的是,因为那件事情穗就如同做贼心虚一般,一直躲着自己,这
让他想要找对方让她去向绘乃解释的机会也没有。当然对方躲着自己也仅限于学
校之中,每天下午自己房间还是会发现缺少的东西,但是让他私下一个人去见穗,
他又有些不敢,谁知道那个在痴念之中能爆发出那样力量的青梅竹马会不会继续
进行上次的事情,那样的话自己可真的要叫天天不灵了啊!
  崎人虽然没有将事情说出来,但是遥江也没有继续追问什么,仍旧平淡的点
了点自己的脑袋,对于她来说,刚才能够说那么多话,也算是一件非常难得事情,
毕竟她可是除了自己的目标以外其他什么事情都不怎么在意的女生。
  「对了,小崎崎,正好说道这件事情上,为了保证你的安全,今天下午和我
一起去一趟云音神社吧!」看到崎人有些愁眉苦脸的表情,真莱似乎是误会了他
的意思,在犹豫再三之后发出了这样的提议。
               第五十九章
  「嘻嘻~ 小崎崎,这位就是我的弟弟小鸟游圭,圭,快向小崎崎打声招呼~ 」
站在一年级的教室前面,真莱带着一脸欢快的笑意,指着门口站着的一名黑色短
发的男生对着崎人说道。
  因为在社团里面决定要去一趟真莱所居住的云音神社,在临走之前,真莱表
示刚好去找自己的弟弟一起回家,另外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向着他们一行人介绍一
下自己的弟弟。
  对于真莱的弟弟,崎人心中倒是有些好奇感,毕竟一直听真莱提起过,但是
实际上却没有见过,再加上真莱这特立独行的样子,他可是对对方的地方非常感
兴趣。
  现在在真莱的带领下,见到了对方的弟弟之后,崎人心中倒是忍不住感叹了
一句,真莱和这个男生绝对是亲姐弟,嗯,准确的说,是亲兄弟。因为两人的长
相相似度挺高,但也不会让人认错,白净的脸蛋上透露着是温和的表情,这让崎
人心中不无恶意的想到,这个弟弟说不定穿女装也和真莱一样非常的合适。
  真莱的弟弟圭,在看到崎人一行人出现的时候,脸上下意识的要展露出笑容,
但是很快的从脸上掩去,开口认真的说道:「前辈们好,我(boku)是一年
级B班的小鸟游圭,很高兴认识你们。」
  啊,跟真莱前辈那大大咧咧的性格完全不一样,显得很客气和谦逊的男生啊,
真希望真莱前辈也能多向自己弟弟学一学……崎人忍不住在心中暗自吐槽到,随
后也连忙脸带笑容的自我介绍道:「小鸟游学弟你好啊!我是二年级C班的黑川
崎人,同时也是和你姐姐同一部门的成员,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只是让崎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听完他的自我介绍之后,圭脸上的表情立刻阴
沉了下去,同时看向他的目光也变得非常冰冷,没有再等其他人说完自我介绍,
一句话没说,转身就从现场离开。
  「那个……真莱前辈,我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难道说惹你的弟弟生气了
吗?」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幕,崎人有一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看向身边的真莱,
连忙开口说道,总不会是自己的自我介绍太烂了,把对方气走了?那样自己也太
失败了吧!
  「圭……」真莱带着一声无奈的叹息喊了一下对方的名字,随后看着对方远
去的背影,对着崎人说道:「没事的,小崎崎,圭他的性格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希望你不要介意。」
  「没关系没关系,我没有生气。」崎人连忙摆手说道,不过这么看来自己原
本的看法也有点错误,应该说不愧是真莱的弟弟吗,果然性格也与众不同。
  「部长,对不起,我竟然背叛了你……」只不过这时候,在另外一边的有子
却突然带着浓浓愧疚的话语说道。
  「咦,香川学妹,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对于有子这突如其来的话语,真莱
似乎也没有理解对方的意思,不由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明明黑川学长应该和部长是一对完美的cp才对!但是我刚才竟然觉得弟
弟君和黑川学长新的可能性!我背叛了部长你和黑川学长之间神圣的爱情啊……
啊啊啊痛……」
  走在最后面的遥江一脸平静的看着崎人用拳头钻动着有子太阳穴的举动,轻
轻的按动了一下放在自己身侧的武士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云音神社……崎人看着已经达到了目的地,站在最下方的鸟居前,看着沿路
山道的景象之后,心中倒是不由感叹了一番,云音神社真不愧是本市内香火最旺
的神社。
  比起昨天所见到的青山神社,云音神社一路的山道都铺的非常的整齐,山道
两边都挂着灯笼以及一些装饰品,而且每隔一段距离就设置一座鸟居,给人一种
非常气势宏伟的感觉。就算是现在的时间已经临近黄昏,山道上还是不时有香客
来往,证明着这里神社香火旺盛。
  只是看着这样的一副情景,崎人心中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应该是从来没
有来过云音神社才对,就算是过年参拜,他每次都莫名的没有和自己的父母一起
前去选择留守在家中,但是如今他的内心之中却不由自主的涌现出一股熟悉感,
零碎的画面似乎是自己的脑海之中滑过,像是自己亲自来过这里一样。
  这让崎人忍不住自言自语说道:「为什么这里看上去这么熟悉,难道说我以
前的时候来过吗?」
  「哈哈,小崎崎你怎么会来过这里呢~ 」在崎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他身
边的真莱立刻带着欢快的语气说道,「小崎崎应该是在电视上看到吧,毕竟我们
云音神社可是在这座城市里面非常有名。」
  「是这样吗?」崎人想了想似乎是觉得有些道理,但是随后又不由带着有些
奇怪的语气说道,「不过为什么真莱前辈你知道我以前没有来过这里,我们应该
是在一年前的时候才认识的吧?」
  崎人的话语让真莱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一下,随后立即回复正常,摆了摆
双手说道:「小崎崎你刚才那么惊讶的表情,肯定是没有来过这里的样子,而且
我可是这里的巫女,如果真的在以前见过你的话,现在也应该有印象才对,既然
我没有任何的印象,那就证明小崎崎你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真莱的话语倒是没有什么错,但是崎人总觉得自己的内心之中有些奇怪的感
觉,不过也没有继续考虑下去,点了点脑袋说道:「好吧,真莱前辈你不是说带
我们去找你的母亲吗,快点过去吧,我现在可是非常担忧自己的安危,顺带可以
将旁边这个从里到外完全腐烂的未知生物净化一下!」
  「呜呜,黑川学长你这个鬼畜攻!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对于崎人的话语,
有子自然微红着脸蛋,非常不满表达自己的意见。
  只不过对于此,崎人自然完全无视了对方。而且现在的崎人是真的非常担心
自己的安危,之前的飞缘魔事件就如同一个警钟存在,虽然说那时候的场景挺香
艳挺让人脸红心跳的,但是在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他的心里不由产生一阵后怕
感。
  他可不会那么天真的以为妖怪是看上自己,想要和自己有一段露水情缘,回
想着之前自称敦子的飞缘魔和遥江交谈的话语,他自然能够明白对方打从一开始
就盯准了自己身体内部的灵气而来,如果不是因为遥江出现的话,真的很难保证
那时候的自己会不会对方吸干。现在的自己可是如同唐僧肉一般,非常吸引着那
些妖怪的注意,不给自己多加一些保障的话,就算是他自己也不能安心的度日子
吧。
  踏着石阶一级一级的向上行走着,随着一阵阵清风袭来,整个空间飘溢着一
种十足清新舒适的氛围,让人的心情也在不知不觉的放松下来。这样的感觉,让
崎人也不由一边走着一边发出自己的感叹:「真莱前辈你们的神社感觉充斥着非
常舒适的气氛,难道说你们真的有神明的存在吗?」
  「事到如今,小崎崎你还在怀疑这一点吗?」听到崎人的话语,真莱有些不
满的双手叉腰,开口认真的说道,「我们神社可是有着云音西来姬大神的存在,
正是因为对方,我们云音神社才能一直传承下来,难道说你以为我们香火旺盛的
现状是在欺骗着别人吗?」
  「云音西来姬大神……」崎人有些拗口的念叨着这个名字,随后摇了摇脑袋
说道,「这个神明的名字完全没听过,如果是天大御神或者须佐之男,说不定我
还清楚呢。」
  对于崎人的话语,真莱倒是难得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说道:「那些
可是原初的神明,我们这样小小的神社怎么可能供奉的起,再说如果真的可以供
奉他们的话,那么这里也应该有伊势神宫或者出云大社一样的气派。」
  崎人也知道自己刚才所说的话语有些不经大脑,不切实际,不过他还是忍不
住自己心中的疑问继续说道:「为什么神社小就不能供奉他们了?如果只是单纯
挂个名应该没事吧?难道说必须有神明亲自降临才行?」
  「那当然了,有没有神明居住的神社可是完全两个区别。虽然民间对于神社
的想法很多只是单纯出于信仰的寄托,但是如果没有神明存在,小范围的满足和
达成香客的祈愿,这样很容易会让信仰渐渐丧失,尤其是现在这种普通人对神鬼
牛蛇不相信的科技时代。就像是之前见过的青山神社,他们没落的原因其实也有
没有神明存在有关。至于如何满足对方的愿望,满足谁的愿望,这些都是交给神
明自行判断,作为人类是没有权利去影响神明的判断。」
               第六十章
  「奇怪,云音小姐到底跑哪里去了,明明平时的时候都应该在这个主殿里面
看香客朝拜才对呢。」在来到神社的主殿里面,真莱带着一脸奇怪的表情自言自
语道。
  「云音小姐?云音神社……那个,真莱前辈,这指的不会就是这座神社的神
明吧?」听着真莱的自言自语,崎人心中不由一跳,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崎人的话语让真莱将目光看向他,随后有些无奈的按住自己的额头,叹了口
气说道:「所以说小崎崎为什么你的听力总在奇怪的地方特别灵验。算了,反正
等一下应该要见面的,我也不跟你隐瞒什么,被我称为云音小姐的,就是这座云
音神社所供奉的土地神,掌控着健康与生死的神明,云音西来姬大神!」
  看着非常自豪的再次在自己面前做了一下介绍的真莱,崎人不由挠了挠脑袋
开口说道:「真莱前辈,你上来的时候向我做的关于神明介绍我肯定还记得,怎
么可能会在这么短时间忘记。我刚才的意思是,你竟然这么随便称呼你的神明妈?」
  「咳咳……」被崎人这么一点破,真莱脸上不由露出淡淡的红晕,干咳了几
声,掩饰自己心中的尴尬之情,难得到了自己的地盘,为了挽回自己之前失去的
颜面,他可是努力寻找各种机会来显示自己神社神明的伟大,没想到现在却闹出
了这么打的乌龙,这怎么不让他内心感到脸红害羞呢。
  不过好歹他的性格也不是那种会钻牛角尖的人,所以很快调整号自己的状态,
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我只是怕小崎崎你忘记,所以多重复一遍,既然小崎
崎能够记住那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至于你的问题嘛,云音小姐她不是什么非常
严肃古板的人,这样的称呼还是对方要求下才改的,这次来神社,除了向妈妈寻
求帮助以外,也有想要云音小姐为你多做一道保险的意思。」
  在说完这番话之后,真莱也有点逃避的意思,向他们挥了挥手说道:「对了,
我去找我妈妈和云音小姐去,你们几个就先呆在这里,可不要随便乱走哦!」
  看着真莱不负责任的就把自己三人扔在主殿的厅堂上,崎人也无奈的挠了挠
脑袋,将目光向着四周看去,将周围打量了一番。
  最前方的香案前摆放着的是一座女性雕像,不用多想应该就是所谓的西来姬
大神的雕像,不过比起以前自己在其他寺庙里面见到的那些雕像又有明显的不同,
刻画的要精细很多,仔细一看似乎是长得挺漂亮的。
  当然这也是崎人在脑海之中一瞬间闪过的念头,很快就被他打散掉,先不说
从印度或者中国传播来的佛教文化和本土的神明有着明显的区别,光是真莱所说
的对方神明真实存在这一点,自己刚才的想法就有写渎神的嫌疑吧,为了安全着
想,自己还是不要在这方面继续想下去为妙。
  不过在他仔细的将周围的布置扫视了一遍之后,他内心之中的疑惑也越发的
浓厚起来,那就是为什么这里的场景给了他熟悉的感觉越来越浓烈起来,就算是
在电视上播放过,只是惊鸿一瞥,怎么可能会有这里厉害的既视感,简直就像是
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
  自己来过这里吗?如果来过的话,为什么自己会没有印象?还有最重要的一
点是,如果自己真的来过的话,到底是什么时候来过的?
  越在这方面想下去,崎人心中的情感就越发的奇怪起来,那种违和感一股脑
的向着自己身体里面涌动而来。明明每年绝大部分家庭都会在新年期间来到神社
参拜,自己的家庭也没有例外,但是为什么自己却一次没有来过这座神社?真的
是自己讨厌在冬天出去吗?明明就算是再冷的天,自己感到好玩的事情也会出门
的。还是说因为自己和绘乃之间生分的关系?不对,不是这样,自己和绘乃两人
的关系就算再差,也会在父母面前隐瞒起来,而且自己和对方关系变差也是近几
年开始,在这之前自己又有什么原因不肯来神社呢。
  「呵呵,崎人君,过来这边哦~ 」在他的脑袋里面变得越发混乱和糊涂的时
候,崎人的脑海之中却突然传来一声轻快的犹如银铃一般的笑声,即熟悉而又陌
生。这份奇怪的感觉,让他暂时停下对方脑海之中事情的疑虑,下意识的将目光
往四周看去,随后才将目光落到遥江的身上,主动开口问道:「相叶同学,刚才
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面对崎人的提问,遥江微微沉思了一下,似乎是思考着崎人话语的意思,随
后她很快的摇了摇脑袋,淡淡的说道:「从前辈离开到现在,这里并没有什么特
殊的声音产生过,有着的只是香客参拜的声音。」
  如果是有子的话语就有待考证,但是遥江可不会说谎,而且对方还是比真莱
更厉害的灵能者,那样可以排除掉真莱故意捉弄自己的嫌疑。
  「崎人君,来这边哦~ 」在和遥江说话的同时,声音再次从他的脑海之中产
生,而眼前的遥江以及有子两人脸色完全没有任何的变化,这也让崎人心中隐隐
的出现了一个猜想,没有犹豫,对着遥江说道:「相叶同学,你和香川呆在这里
吧,我突然想去一趟厕所,如果真莱前辈先出来的话,记得和他说一声。」
  在看到遥江点头之后,崎人也没有任何犹豫,凭着心中的感觉,从主殿的另
外一边跑去,跑去很有可能是自己心中传来声音主要原因的地方。
  看着崎人的身影消失之后,有子有些奇怪的说道:「咦,黑川学长不是说从
来没有来过这里吗?为什么会毫不停留的向目的地跑去,就像是知道厕所在哪里
一样?难道说,其实黑川学长和部长早就暗地私会在一起,为了隐瞒那淫秽的事
实真相,所以才说出那样的谎话吗?咕嘿嘿——」
  无视了有子最后发出奇怪的声音,对方在一开始的疑惑让遥江心里也有了一
种莫名不安的情绪,摁住武士刀,闭上双眼,感受着遍布在周围的灵气,等到重
新睁开双眼之后,有着的只是茫然的神色,轻轻的将脑海之中的困惑打散,没有
在继续思考下去,因为在这神社之中充斥的都是独属于神明的灵气,自己的灵识
就算再强力,和这种香华旺盛的神明还是比不过的,而且既然有神明的存在,那
么附近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所以遥江才会暂时安心下来。
  跑出主殿的崎人,脚步不停的在走廊上奔跑着,因为这里是属于神社后院的
原因,所以看不到什么人影,崎人倒是也不用担心撞到什么人,对于自己刚才内
心之中的疑惑,崎人总感觉在脑海之中发出声音的神秘女性应该可以解答,而且
冥冥之中让他感觉到这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跑着跑着,崎人的脚步不由慢慢减缓了下来,原先急促的步伐如今变成了慢
慢的踏步,眼中有些出神的看向前方,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浓烈起来。
  因为在他正前方的桌子上正有着一名像是和他同龄的女生非常不雅的坐着,
只是这份不雅却没有给别人一丝一毫的讨厌的感觉,因为在崎人的眼中对方简直
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不似人间的生物。
  一头银白的美丽长发在两边扎成特殊的发髻,美丽的不似凡间景色的脸蛋上
透露着玩味的笑容,犹如天空一般碧蓝的双眸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强势的目光
就像是要将他的全身看的彻底。身上的是一件蓝白相间的羽织,不过并没有遮掩
住她那白皙的手臂,在这白皙的如同美玉的肌肤上则是缠绕着白色的丝带,即使
是没有风的存在,也在不断的轻轻舞动着,给人一种犹如仙人的感觉。双脚上并
没有穿着任何的鞋子,赤裸的展现在他的面前,白皙没有一丝多余痕迹的双足透
露着别样的魅力。
  看到崎人的出现,对方的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的变得更加灿烂起来,倾斜着自
己的嘴角,轻笑着说道:「崎人君,你终于来了,可以说是好久不见了吗?不过
人类的生长毕竟和神明不一样,对于我来说一瞬间的时间,你的模样也已经发生
了完全的变化,现在这样的样子倒是多了一份对于普通人来说可以依靠的身体哦
~ 」
  崎人并不是笨蛋,通过对方的话语,他就能够明白,此时在自己眼前,随意
的坐在桌子上的女生就是之前真莱所提过的云音西来姬大神,只是在这一瞬间更
大的疑惑朝他涌现过来,因为对方的意思是和自己并非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为什
么自己却没有任何的印象。
  只不过有一点,现在的崎人可以完全确定,那就是从刚才开始的想法和疑惑
并非是自己的错觉,自己果然是来过这座云音神社!
               第六十一章
  「为什么,你知道我的名字……以前我见过你吗?」没有压抑住自己疑惑的
心灵,崎人开口将内心之中让自己困惑的问题大声的说了出口。
  「呵呵,不用表露这么拘谨的模样,直接像真莱酱一样称呼我为云音小姐就
行了,就算是称呼我为云音姐姐,我也不会感到介意的哦~ 」西来姬轻松的笑着
对他说道,身上没有一丝一毫想象之中的威严感,仿佛就如同邻家姐姐和崎人拉
着家常一样,「至于我们的过去,肯定是见过面的,只不过原因,现在还是不方
便直接告诉你,这毕竟和真莱酱的约定呢~ 就算是作为神明,单方面违约还是一
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托了对方现在态度的原因,崎人内心的紧张感稍微缓解了一些,
轻轻呼了一口气。果然真莱在一开始就隐瞒着自己什么,私下里的时候自己曾经
偷偷问过遥江,然后明白了所谓的灵虐者特质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就可以通过喂食
灵力达成的,如果真的有那么简单,那么政府方面或许早就开始批发生产灵虐者,
或者妖怪那方面开始豢养灵虐者,而不是像自己现在这样,让妖怪如同看到唐僧
肉一般蜂拥而至。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当初真莱为什么要特意的喂食自己含有灵力的东西呢,
而且一开始说将自己当做肉盾吸引怪物的谎言究竟是为什么产生的,这都是这几
天内他心中疑虑的地方。只是这些问题,他又无法彻底的向着真莱发问,唯一可
以确定的是真莱前辈对于自己应该是没有恶意的存在。
  另外一方面,他开始猜测自己的灵虐体质是否是天生的存在,但是真的是这
样的话,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自己都没有遭受过妖怪的袭击?这一切都一直成为缠
绕在他心中的疑点。
  现在在得到了可以解答疑惑的希望之后,他的内心开始活跃起来,看向西来
姬说道:「云音小姐,既然如此的话,你为什么要叫我过来,而且我心中现在这
份情绪又是怎么回事,面对你的时候所产生的这份悸动的感觉。」崎人当然还没
有真的厚着脸皮去称呼神明为姐姐。
  「只是感觉到你的出现,稍微想要重新见一面,叙叙旧情而已呢~ 至于你心
中的悸动感~ 」说到这里的时候,西来姬停顿了一下,伸出自己白玉般的手指,
指向崎人的胸口位置,轻笑着说道,「如果我说这是因为过去的时候,你就对于
我一见钟情,我是你的初恋情人这样的事情,你说你会相信吗?」
  「咦——」崎人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声,为了西来姬的话语感到慌张不已,
自己小时候的时候真的会对神明一见钟情吗?那样的话也太大胆了吧!但是如果
不是这样的话,自己心中这份情绪又是怎么回事,见到对方的时候就觉得对方那
么熟悉亲切,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对方的感觉,这真的就是恋爱的情绪啊!
  看到崎人忽白忽红的脸色,西来姬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轻快的笑声,随后轻
轻拍了几下自己的膝盖,掩饰不住脸上的笑容说道:「真是没想到能够看到崎人
君你这么天真的一面,以前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容易好骗的~ 不过想想也是,崎
人君你现在也不知道呢~ 」
  被对方这么嘲笑,崎人怎么会明白不过来对方是在故意戏弄着自己,但是他
实在没有想到就算是神明也会和自己开玩笑,这难道就是真莱之前所说的自己的
神明非常好相处的事情吗?只是面对未知的时候,一般人内心之中本能都会保持
着警惕,所以现在的崎人也没有什么发火生气,只是稍微有些不知道现在的时候
自己该作出什么样的反应来。
  「啊,现在的崎人君真是没劲呢,这样就像是欺负小孩子一样没意思。」在
崎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西来姬突然叹了一口气,像是失去了戏弄崎人的意思
说道,不过很快的她的脸上又重新挂起了特殊的笑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
点子,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说道,「崎人君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你在面对我的时
候会有熟悉感吗,现在我就特别满足一下你的欲望哦~ 」
  「什……」下意识的想要说出什么的话语,崎人却在话说道一半的时候,整
个身体僵硬了起来,随后如同控制不住自己一般,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嘴巴竟然自
己开始动了起来:「呼呼,这就是崎人君的身体吗?不过人类的身体真的是麻烦,
受到了局限性真是太大了。」
  「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还有自己刚
才所说的话语是怎么回事?」崎人在脑海之中大声的惊慌的咆哮了起来。
  崎人的脸上微微皱了下眉头,带着不满的表情自言自语道:「喂喂,别在脑
海之中这么大喊大叫,普通的说话我就能听到了,这样的话真的是很吵哦!」
  「咦——」崎人忍不住再次在脑海之中发出了惊呼声,不过这一次自己稍微
冷静下来,猜测到如今的情况,「云音小姐是你在用我的身体说话吗?」
  「你是笨蛋吗?除了这样的原因还有什么样的可能呢,难道说你以为你突然
生出了第二人格了吗?」西来姬有些没好气的吐槽了对方一句话。
  这回崎人倒是总算彻底的冷静下来,因为被西来姬占据身体的原因,现在的
他可以说是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身体的感官都依旧存在,能够正常的
听到声音,正常的嗅到味道,正常的看到东西,正常的感受到手脚与外界的触感,
但是除此之外,自己无法让自己的肢体产生一丝一毫的行动,如同木偶一般,这
样的感觉让他真的是即新奇又害怕。
  仿佛像是感受到了他内心之中的害怕一样,西来姬再次用着他的嘴巴开口说
道:「崎人君,你放心吧,没有什么好感到害怕的,只要我将意识收回来的话,
你的身体就可以再次恢复正常了。」
  说道最后的时候,崎人发现声音中途就重新变回到了西来姬的声音,自己的
身体也在一瞬间回复了自由,而西来姬正依旧坐在前面的桌子上,带着一脸戏谑
的笑意看着他。
  转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感受到身体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后,崎人才开口好奇
的问道:「云音小姐,这样的事情不和我解释一下吗?」
  「这么没礼貌的要求神明来帮你解惑的,或许你也是第一个呢,最早的时候
你就是如此相像的性格~ 」西来姬倒是没有什么一丝一毫生气的模样,继续以轻
快的声音说道,「至于我为什么能够控制着你的身体,原因非常简单,而且同样
也是你之前问题的答案,那就是你的身体内部充斥着的可全部是属于我这个神明
的灵力哦~ 」
  「咦——」这可以说是崎人第三次发出这样的惊呼声,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
身体,一时之间大脑像是当机了一样转不过来,为什么自己的身体里面会有对方
的灵力。
  西来姬的话语还在继续:「正是因为你的身体里面有我的灵力,这就像是代
行体一样,可以随意的操控,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会被别人控制。对于我们神明来
说,一般能够附身的只有作为侍奉自己的巫女和神官,因为保持着对自己的纯粹
的信仰,并且将身体完全向自己开放来,所以才能够做到附身。这样的方式正是
所谓的降神术。而你则是林立之外,非常特殊的个体,充斥着我的灵力,你的身
体自然也如同我的半身一样可以随意操控,甚至就算是一心两用都没有任何的问
题。」
  「为……」崎人还想问出什么进一步的问题,但是下一刻他立即感觉到自己
失去了控制自己的身体的能力,因为有了前例,这回崎人倒是没有什么慌张的表
现,只不过还是忍不住在脑海之中发问道:「云音小姐,你为什么又控制住我的
身体,我的问题还没问完啊。」
  「呵呵,有什么问题之后再说吧,刚才遍布在神社之中的灵气可是感觉到真
莱酱往这边过来的气息,所以才会再次控制你的身体哦~ 」西来姬用着崎人的身
体轻笑了一声,同时脸上也展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继续开口说道,「正好
我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戏弄一下其他人,小小的满足一下我的心情吧~ 」
               第六十二章
  「云音小姐,你不是说真莱前辈往这边过来了吗?为什么这一路走过来,却
没有碰到对方。」身体依旧被西来姬控制的崎人,在被动的状态看了一下一路的
景色之后,终于带着好奇的话语问道。
  「这个答案很简单,因为我特地避过了真莱酱的路线而已。」用着满不在乎
的语气,西来姬用着他的声音开口回答道。
  「原来如此……才怪啊!为什么要避开真莱前辈啊!」崎人忍不住大声的发
问道。
  「所以说你们人类就是太容易情绪激动~ 难道说刚才没有听清楚我的话吗?
我可是要去好好捉弄一下其他人哦~ 」西来姬随意的轻笑着说道,同时继续解释
道,「真莱酱的目的地应该一开始就是我所在的地方,毕竟刚才在询问了和你一
起来的两位小女孩,大概就能够猜测到是我将你叫过去的。不过我的本体还在原
来的位置,一心两用应付一下真莱酱还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小女孩……」崎人下意识的念叨了一下对方说出的词语,毕竟在他的眼中,
西来姬刚才的模样可是看上去和遥江她们差不多大,说出这样的话语实在是让他
很想吐槽一番。不过仔细一想,这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毕竟对方可是神
明,虽然外表看上去非常年轻,但是实际上谁知道是不是活了个几百上千年的老
妖婆呢。
  「在背后议论女性的名字可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哦~ 」只是崎人刚冒出这
样的念头,西来姬的话语就传达了过来,让他慌张的说道:「咦,为什么你会知
道我在想些什么?」
  「呵呵,崎人君,现在的你可真的可以称得上十足的笨蛋。就像是我之前说
的那样,我可是附身在你的状态,你的身体就完全如同我在操作,也就是说就算
是你在想什么事情,作为你身体宿主之一的我自然也能够完全的感受到~ 」这回
西来姬并没有通过直接口头说话的方式,而是一种如同现在的崎人一样脑内传播
的方式,将声音传达了过来。
  这样的事实,也让崎人不由慌张起来,毕竟这样一来自己不久什么秘密都没
有,成人书籍藏在哪里不都能够被对方感应到了吗?!
  「噗,崎人君你还是真是一样的有趣,现在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吗?」西
来姬的声音继续传达到崎人的脑海之中,「顺带一提,我只是感受到你现在的思
想而已,并非是读取你的记忆,所以关于你藏书的地方,也多谢你在刚才亲口告
诉了我,我在想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和真莱酱好好的交易一番吗?」
  「啊!」在意识体里的崎人忍不住抱着脑袋大声咆哮到,如同发泄自己愚笨
一样,直到最后才如同自暴自弃一般说道:「为什么云音小姐你的想法我就感受
不到,这样完全不公平吧!」
  「毕竟我可是神明哦~ 」非常轻松的一句话作为了完美的结尾,西来姬回应
着崎人的问题,同时控制对方身体的她此时也走到了原先等待的大厅之中。
  现在在大厅之中已经没有了香客存在,有子和遥江倒是还站在原地等待,在
看到崎人出现在门口之后,有子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他的周围,然后带着疑惑的
语气发问道:「黑川学长,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出现,刚才回来的部长不是出去
找你了吗?」
  「大概是走错路,所以没有碰到吧。」西来姬用着崎人的声音随意的回答道。
  「这难道就是本来有缘的两人,却走上错误的歧路,将会引发一段优美而纠
结的爱情吗……唔……咦?!」听到崎人的话语声之后,有子带着兴奋的语气大
声的诉说起自己的幻想,随后就看到崎人往她身边靠近,多次的遭遇让她下意识
的闭上眼睛,准备发出痛苦的声音的时候,却对如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感到
非常的错愕。
  原因无他,现在靠近有子的崎人,非但没有作出日常欺负她的行为,反而以
一种从身后抱住她的姿势,将双手放在她的胸口上,随意的来回的抚摸了几下,
如同发表评论一般说道:「这不是跟没有一样,跟现在的真莱酱都有的一比了,
这可完全算不上女生。不如以后让作为前辈的我好好的给你做按摩,促进你快速
的成长吧。」
  在崎人说完这番话之后,有子才彻底的从这惊愕的事实之中反应过来,随后
脸蛋蓦地一下变得通红起来,颤抖的用着羞耻万分的话语,结结巴巴的说道:
「黑……黑川学长……你……你在说什么……呜……这可是在性骚扰!而且黑川
学长你喜欢的是男生才对吧!难道说是因为我的胸部太小所以被你当做是男生了,
这样就算是能够贴近学长,我也完全高兴不起来!」
  「你在说什么呢~ 我怎么会把这么可爱的女生当做男生来看待呢~ 」只不过
对于有子这慌里慌张的话语,崎人只是将嘴唇的贴到她的耳边,带着轻柔的声音
说道。
  「呜——」仿佛就像是脑袋上一下子腾出热气一样,在这瞬间有子的脸色红
的跟发烧一下,双眼仿佛跟蚊香一样打着转,身子软倒在他的怀中,如同坏掉一
般喃喃自语道,「黑川学长说我可爱……可爱……咕嘿嘿……」
  「喂喂,我才不会对一个腐烂生物作出这样的事情,说出这样的话啊!!!!」
同样震惊的还有在脑海之中的崎人,此时清醒过来的他如同咆哮一般大声的说道,
为什么这个神明会作出这样咸湿大叔一样的事情啊!
  「这样事情才会变得有趣哦~ 」只不过对于崎人的咆哮声,西来姬在脑海之
中随意的说道,同时也将目光看向了正一脸迷惑的看着这一边的遥江。
  注意到视线所在,崎人也忍不住用着惊慌的声音说道:「喂喂,你不会还想
对对方做同样的事情吧!香川就算了,相叶同学可绝对不行啊!」
  现在的遥江却是是对眼前的一幕看到迷惑,虽然说对于人情世故什么的都不
是非常在意的她,也明白这种直接摸胸的行为应该算是非常亲密的事情,难道说
在部室之中前辈所说的他们两人关系亲密是指的这件事情吗?
  不过这份疑惑还没得到解答,她就看到崎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在这份目光之
中她如同感受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是还没等她完全反应过来,对方的身
体在那一瞬间来到了她的身后,甚至是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以刚才抱着
有子的姿势,从身后抱住了自己,并且伸出双手开始肆意的揉动着她的胸部,带
着夸张的语气说道:「哇,这才是人间的隗宝,这样的手感才是属于女生的一部
分,属于创世神杰出的产物。感受到手指之间的张力,我能够预感到这对胸部的
未来价值绝对要超过纱希!我揉我揉!」
  崎人同样也对现在的状况发出惊呼声,不过同时心中也莫名的生起了兴奋的
感觉,因为虽然自己不能控制身体,但是手上的触感可是结结实实的传递过来,
就像是自己的双手包裹着对方的胸部!不对,这就是自己的双手啊!自己用双手
尽情的揉动着女生的胸部啊!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时刻啊!
  不对啊!在女生胸部柔软感叹的时候,崎人终于回过神来,大声的说道:
「喂喂,你这个咸湿大神,快点给我松手啊!!」
  感受着自己胸部第一次被人如此随意的揉搓玩弄着,遥江可以说在第一时间
陷入到无法反应的状况下。不过她毕竟不是有子,错愕只是在一瞬间产生,随后
就回复正常,倒是她的脸上出现淡淡的红霞,即使是对自己的身体不在意,但是
毕竟她还是女生,对于这样直接性骚扰的行为,还是会本能的感到害羞。
  只是对于遥江来说,比起这微不足道的害羞之情外,更多的是难以置信的惊
讶之色,因为一直被她视作普通人的崎人刚才可是作出了连自己都无法观测到的
动作,瞬间来到自己的身后,这对于一直以来进行修行的她怎么会不感到不可思
议。
  不过对方之后所述说的话语,让她猜测到一种可能性,所以遥江非但没有作
出挣脱出崎人怀抱的行为,反而伸出自己的双手,主动放到了崎人的手背上,随
后就在连西来姬都有些好奇对方举动的时候,一阵强大的灵力在瞬间从她的手掌
心爆发出来,涌入到崎人的体内。
  西来姬下意识的放开自己的双手,并且拉开了和遥江的距离,随意的挥了挥
自己的双手,然后笑着说道:「哦,看来小女孩你已经发生了异状,看来作为灵
能者倒还算是合格的。只不过这种纯粹的灵力对付妖魔倒是不错,对于我来说连
挠痒痒都不行哦~ 」
  「你不是妖魔?你究竟是谁?给我从黑川同学的身上出去!」冷冰冰的看着
眼前的崎人,遥江一边将右手摁在刀柄之上,一边用着低沉的话语如此宣言道。
               第六十三章
  「拔刀术吗?这样的灵能者流派倒是很少见到了,毕竟这么大的代价,连让
流派能否正常维持下去都是一件岌岌可危的事情。没想到像你这样的小女孩竟然
会学这样的刀术,难道说你在这之前遭受到了什么对于你来说无法大的灾难呢?」
看着遥江在自己眼前所摆出的起手式,西来姬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像是聊家常
一样,对着遥江,带着好奇的语气说道。
  「这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给我从黑川同学的身上出来。」如同被说出什么
心事一样,遥江的脸色更加低沉了几分,同时握紧刀柄的右手也更加的用力起来,
灵力已经开始默默的向着刀身上转移开来。
  「小女孩,在灵能者之中,你的确可是说的上是佼佼者。」面对对方的威胁,
西来姬依旧脸色平常的说道,如同随意的说道,只不过下一刻却让遥江脸色蓦地
发生了变化,因为原本在她面前的崎人,这一刻却再次来到了她的身后,同时手
掌摁住了她的右手,完全压制住了她的拔刀术的姿势,同时继续用着有些轻佻漫
不经心的话语说道,「只不过就算是威力强大的拔刀术,如果打不中人,一切都
算是白搭,更别说是凭你的灵力,怎么可能伤到神明~ 」
  在这瞬间用着刀柄击打开崎人的手掌,遥江在再次转身之后,不得不面对一
个对于她来说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即使是她的起手式依旧没有放开,带着半是
猜测的语气说道:「你就是前辈所说的云音西来姬大神?」
  「不错,小女孩你倒是比崎人君要聪明很多,所以我想你应该可以放弃警戒
的状态吧。」西来姬没有否认对方的话语,看着就算是如此也没有放松下来的遥
江,轻笑着继续说道,「你仔细想想,如果没有崎人君的同时,我怎么能够附身
到他的身上,所以现在的我只是作为神明满足自己信徒的愿望,也就是尽情的揉
搓女生胸部这种处男式的愿望。」
  作为灵能者,遥江还是知道了关于神降术的事情,所以终于理解了对方的话
语,松开了紧握住自己刀柄的右手,不过对于对方这位神明的存在以及崎人原来
是这位神明的事情,虽然感到好奇,但是并没有在此询问多余的问题,而是保持
着沉默。不过唯一可以确信一点的时候,崎人在她的心目之中的评价还是会在经
历过这件事情之后大幅下降。
  「明明是你擅自附身上来操控我的身体吧!还有我才没有这样的愿望啊!不
要随便败坏我的形象啊!难得我和相叶同学关系能够稍微熟悉一点,不要让她以
后用看臭虫的目光看着我啊!」只不过遥江绝对不会知道,现在崎人在脑海之中
大声羞耻的咆哮声。
  「呵呵~ 难道说刚才揉这位小女孩的胸部的时候,你不感到高兴吗?我可是
清晰的感觉到你脑海之中兴奋的想法哦~ 」对于自己脑海之中的声音,西来姬用
着挪揄的语气回应道。
  「那个……哈哈,这只是男性天生的本能作祟,和个人意志没有任何的关系
……哈哈哈……」被西来姬这么直接的指出了之前的想法,崎人也不知道如何隐
瞒,原本激昂的声音瞬间哑火了起来,只能干笑着说道。
  对于崎人的话语,西来姬不置可否,也没有继续戏弄下去,而是随意的对着
眼前的遥江说道:「既然小女孩你明白了我的话,你就和另外一个软倒在地上没
什么反应的女生继续呆在这里吧~ 我可是还需要做更加有意义的事情哦~ 」
  说完这番话之后,西来姬就没有去管遥江,踏着轻快的步伐,向着神社大殿
的内部走去,直到身影彻底消失在遥江的眼中。
  「喂,云音小姐,你究竟想干什么……刚才给我造成的影响已经够多了吧!」
看着随意的走在内殿走廊上的自己的身体,崎人带着些许无奈的声音说道。
  「我可完全没有满足,还没有做一些更加有意义的事情呢~ 咦,有了,发现
目标!」原本还在随意的向着崎人做着解释的西来姬,突然发现什么似的,情绪
高涨了起来。
  「喂喂!你快给我停下啊!!!」看到出现在走廊另一端的身影,崎人忍不
住再次大声的咆哮道,因为对方赫然是真莱之前在学校里面介绍过的弟弟小鸟游
圭。
  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走在前面的圭转过脑袋,也看到了崎人快步向自己走
来,脸上下意识的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但是随后又想起了学校的事情,低沉下脸
蛋带着生气的语气说道:「你这个家伙来我家里干什么,难道说是姐姐带过来的?!
快点给我……啊!」
  没有说完话的圭的嘴中一下子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呼声,因为眼前的崎
人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用力的靠近他,一下子将他
逼迫到墙角,并且单手支撑在墙壁上,如同拦住他一般,完全形成了壁咚的姿势。
  「你……你在干什么!快点给我让开!」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回过神的圭,
努力用着冷静的语气说道,只不过如同真莱一般白皙的脸蛋上还是忍不住出现了
淡淡的绯红。
  「圭,你在害羞什么?见到我难道不感到高兴吗?」崎人伸出手掌,如同小
混混调戏女生一样的姿态,用着自己的右手挑起对方的下巴,带着轻柔的语气说
道。
  「你……你……我才不高兴!快点放开我!我……我可是男生啊!」被这意
想不到的举动影响,圭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脸上那平静的状态也在瞬间被
打乱,带着慌慌张张的语气急促的说道。
  「那又怎么样,对于我来说,圭你不管是男女都无所谓哦~ 」崎人用着这温
柔的话语,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对着近在咫尺的圭说道。
  「咦——」崎人的话语让圭只感觉身体在一瞬间开始发热起来,连带着心跳
也不由加快,看着就在眼前崎人的脸庞,他心中仿佛有一只小兔子不断的在乱跳,
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述说心中的话语,「崎人,我……我……」
  只是话到了嘴边,圭的脸色也完全的涨红起来,不知道哪里鼓足的勇气,用
力的将崎人从自己的身前推开,然后如同受惊一般,飞一般的从现场逃开,这让
西来姬不由带着开心好玩的语气说道:「呵呵,看来圭小弟虽然看上去非常冷静,
但是还是特别容易害羞的性格~ 真的是意想不到的好玩。」
  「云音小姐!你玩够了吧!本来我和小鸟游学弟关系就不好了,你还开这么
大的玩笑话!还有幸好刚才的一幕没有被香川看到,不然我一辈子都洗不清自己
的嫌疑了!」在脑海之中的崎人大声的对着现在的一幕作出了最彻底的抱怨。
  「呵呵,我倒是觉得圭小弟可没有想象之中那么讨厌你,不然的话对方也不
会仅仅只从现场逃走而已这样的表现。」西来姬倒是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对着
崎人笑着说道。
  对此,无法操控自己身体的崎人也有着深深的无力感:「那你还想对方对我
作出怎么样的报复啊!」
  不过在情绪稍微冷静下来之后,崎人也稍微想起了一件事情,向着西来姬开
口说道:「云音小姐,我在过去的时候是不是和真莱前辈以及他的弟弟见过面?」
  「噢?崎人君怎么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听到崎人的话语,西来姬倒是暂
时停下自己的脚步饶有兴趣的开口问道。
  「因为既然云音小姐你认识我,那么作为神社子女的他们两人应该也认识我
才对,而且在刚才,小鸟游学弟可是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如果仅仅是今天第一次
见面的话,应该不会有这样的事情才对。」崎人带着认真的语气说道。
  「呵呵,崎人君倒没有真的笨到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西来姬轻笑着说道,
随后开心的说道,「不过具体情况你还是直接问真莱酱他们,现在真莱酱好像和
我本体说话的时候,发现什么端倪,重新向这边赶来,我可要赶紧趁着最后的机
会好好的做一件最有趣的事情呢。」
  「云音小姐,你还没玩够吗?!还有最有趣的事情是什么?」
  西来姬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带着欢快的声音一边冲向其中一间房间,一边
在脑海之中向着崎人说道:「你说现在在这神社之中还有会谁没碰到呢?」
  崎人微微一愣,想起刚才遇到的那些人以及还没有过来的真莱,那么在这神
社之中还剩下的人无疑只有一个,这也让崎人更加惊慌的说道:「喂喂,云音小
姐你可不是什么能够开玩笑的事情啊!」
  只不过在西来姬走进最后一间房间的时候,崎人却感觉到自己后颈处传来一
阵巨大的力道,也让他的身体僵硬在原地,随后缓缓的向地面倒去,意识也慢慢
的陷入到模糊的状态。在完全陷入到黑暗前的状况下,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陷入
到一个柔软温暖的怀抱,同时一阵轻柔平淡的声音传来:「你以为我会感觉不到
你的存在吗……」
提示:收藏本站,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郑重声明: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中国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